爱情婚姻-男人女人-感悟生活-人生智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1|回复: 3

论王爷爱上学霸的可能性锦官冬》作者:卿雅TXT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0

好友

1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锦官冬
  《论王爷爱上学霸的可能性/锦官冬》作者:卿雅.TXT
  《论王爷爱上学霸的可能性》by卿雅
  文案
  我在春光之中与你相遇,可真正爱上你,还是那年锦官城的初雪……
  以上文艺版文案请……
  付东楼表示,他确实很想穿越,但他只是想穿越到古代在没有雾霾没有污染的青山绿水(qīng shān lǜ shuǐ)【泛称美好山河。】之间种田做地主,躬耕于陇亩之间,不求闻达(bù qiú wén dá)【闻:有名望;达:显达。不追求名誉和地位。】于诸侯……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不小心就成了权倾天下(quán qīng tiān xià)【压倒天下。形容极大。】的人……的老婆……o(╯□╰)o
  柏钧和也表示,他人长的帅,又位高权重,想嫁给他的人不知有多少,偏偏他老婆就是他最看不上的那一型,偏偏还敢逃婚!生可忍熟不可忍!
  其实,这就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学霸和一个没谈过恋爱的王爷的……纠结的……哎Orz
  CP都是1V1的,结局必须是Happy的,包含男妻,种田等因素~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huān xǐ yuān jiā)【指似怨恨而实相爱的恋人或夫妻】 种田文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东楼,柏钧和 ┃ 配角:顾贤,翟夕,付泽凯,木炎,风易,公输哲,柏钧昊 ┃ 其它:腹黑,傲娇,学霸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大修的变动幅度很大,前面非V的章节已经锁掉了,的部分我会发上来注明“已修”,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等待。
  光线晦暗的里弥散着檀香的味道,一屡屡微弱的风带着料峭的寒意拨动了殿中的风铃,清脆的铃声在静谧的中回响着掩去了来人的脚步声。
  “你身边的人怎么这般不尽心,三月的风还凉,看你休憩也不知将锦被拿来。”
  温和醇厚的男声有着一种难以言述的魅力,任谁听了都会对这声音的主人产生各种美好的联想,事实上,这个男人俊美无俦的外表与高华的气度让人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便再难移开眼眸了。
  “是我不叫他们进来烦我的,这风微凉反倒是能帮我时时保持,免得睡得沉了遭人算计尚不自知。”在贵妃榻上假寐的女子容颜绝丽,娇俏的脸庞被华贵的九尾凤簪一衬更添了几分雍容,望之如二十许人。
  女子对着来人一笑,话音中尽是温柔:“贤哥许久不来看我了,吹些许凉风让贤哥心疼一番,便是着了风寒也值了。”
  “太后说笑了,太后凤体贵重自当保重才是,否则岂不是叫陛下与满朝文武担心。”男子衣袖一振,边说着话边跪坐在太后下首最尊的位子上,闲适地往扶手上一靠,一举手一投足俱是绝代风华。
  太后脸上的笑意在听到男子的称呼时凝滞了片刻,怅然道:“贤哥从前都是叫我彤锦的,称呼太后,真真是生分了。”
  “彼时你是兰陵萧氏族长的嫡长女萧彤锦,我是无锡顾氏嫡次子顾贤,你我有婚约在身,直呼姓名自然无妨。而今你是一国太后我是王太卿,你是君我是臣,该守的规矩自然不一样了。”
  顾贤修长的手指划过腰间的一枚玉挂件,眸子低垂,淡淡的话语透出一抹悲凉的味道,可这份悲凉……
  与我没有半点……太后萧彤锦在心里默默一叹,随即笑着岔开了话题:“昊儿与满朝文武会担心我生病?也许吧,他们要是知道我病了,许是会开个赌局,猜一猜我几时会死。毕竟我不是昊儿的亲娘,再怎么做,他们都盼着我早点死,母慈子孝(mǔ cí zǐ xiào)【母亲慈祥爱子,子女孝顺父母,是封建社会所提倡的风范。】也不过是面子活儿罢了。哀家可是没有殿下你的福气,和儿那么孝顺,哀家真是眼红。”
  “我看你这店里今天点的不是檀香,是倒了醋瓶子才对,这酸的。”顾贤挑唇一笑,作势在鼻尖前扇了扇风,“真真呛死我了。”
  “还说自己守规矩,可没见哪个臣子敢当面打趣哀家的。”
  “虽是嫁与男子,可安国瑞王卿却是与安国瑞王比肩同齐的,先帝特诏可见君不拜,再说太后刚才还嫌弃臣话里话外透着生分,怎么臣遵懿旨与您亲近起来您反而挑理了,这可叫臣如何是好。”
  “罢了罢了,不与你斗嘴了,从来就没赢过。和儿过继给你又与哀家远着本就是哀家的主意,是哀家自作自受(zì zuò zì shòu)【自己做了蠢事坏事,自己倒霉。】还不行吗。”太后揉揉太阳穴讨饶认输,“每每此时哀家便庆幸当初没真的嫁给你,要不然这辈子还不被你死。”
  “都是太后了还是这副小女儿情状,说出去怕是没人信的。”
  “你还不是一样,智计过人武艺超群(wǔ yì chāo qún)【武艺:武术上的本领。也指军事、战斗的本领。形容武艺高强,超出一般人。】的江左玉郎、已为人父都做了王‘太’卿了,还要与我这个小女人在口舌上一争长短,说出去也是没人信呢。”
  “臣素来是个不肯吃亏的,太后又不是不知道。”神采飞扬的凤眼中透出温柔的笑意,顾贤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太后要疼和儿不是现成的机会么,不知那孩子的八字太后找人看得如何了?”
  “先不提八字如何,你怎么会看上付泽凯的儿子了?还是个庶子都不如的外室子,母亲是个地道的胡人舞姬,如此低贱的血统出身怎能配得上和儿!”太后眉头紧蹙,对这桩婚事相当不满,“听说那付东楼甚是粗鄙,字都认不全,如何能配得起安国瑞王卿的尊位辅助和儿掌兵摄政?你可别说你就看上他那漂亮脸蛋了。”
  去了敬辞换了熟稔的语气,顾贤高深莫测(gāo shēn mò cè)【高深的程度无法揣测。形容使人难以理解。】地闭了眼伸出一根食指对着萧彤锦摆了摆,“岂能是看上相貌了,他要不是如此低贱,我也不会选他。”
  “此言何意?”
  “昊儿自小就不如和儿资质好,又是庶出,若不是先帝认为天下尚未一统国赖长君,这皇位本是轮不到昊儿的,昊儿不过是占了皇长子的便宜罢了,这一点昊儿心里清楚。这些年虽然名义上是我与付泽凯辅政,可我为了避嫌让和儿能安顺成长已然是不问朝政了,却还是有那么多人盯着瑞王府,那些说和儿这个安国瑞王王要的人就没一刻消停过。”
  顾贤轻蔑一笑,继续道:“和儿刚刚及冠正式接掌了羽林军的,昊儿和付泽凯就坐不住了,三天两头地给羽林军找麻烦,不是军饷就是削减用度,若是和儿再娶一个世家大族出身的王卿,他们怕是要狗急跳墙(gǒu jí tiào qiáng)【比喻在走投无时豁出去,不顾一切地捣乱。】了。”
  “即便如此,也没必要选付东楼这般的,哪怕是一般的良家子也强过胡人之子啊。”
  想到长江以北史朝义建立的大燕,萧彤锦打心底里泛起一阵腻味。昔日辉煌繁华的大唐长安城,如今只能从童年模糊的记忆中找寻了。若是没有安禄山史朝义这群胡人,这天下当是依旧江山一统歌舞升平(gē wǔ shēng píng)【升平:太平。边歌边舞,庆祝太平。有的意思。】才对,哪怕一切只是虚幻地,那也比一分为二(yī fēn wéi èr)【哲学用语,指事物作为矛盾的统一体,都包含着相互矛盾对立的两个方面。通常指全面看待人或事物,看到积极方面,也看到消极方面。】隔江而治的好。
  “正因为他是胡人,才能让那些人最大程度地放下戒心,因为我大楚是绝不会出一位胡人皇后的。付东楼虽然未上付家族谱,可他到底是付泽凯的儿子,昊儿生性多疑,我选了付东楼做儿媳妇他不疑心付泽凯才是怪事。付宰相给孤找了这么多麻烦,孤自然也要恶心恶心他。”
  顾贤说着起身来到太后的贵妃榻边,俯下身在太后耳边轻声道:“你知道的,和儿终归是要有个子嗣的,娶男妻者不可纳妾,若是来个高门大户(gāo mén dà hù)【高门:旧时指富贵之家;大户:声势显赫的家族。有钱有势的人家。】傲气十足的不服安排非要把这事闹出去,我们是要吃亏的,还不如找个付东楼这样好拿捏的。”
  一席话毕,顾贤直起身子用正常的音量道:“付东楼是国师木炎的,虽是以前从未公开过这层身份,可国师亲自找上门来给和儿说媒,那付东楼就是真真的国师高足。木炎说和儿与付东楼八字相合乃是良缘,我哪能拂了木炎的面子。”
  “你竟是疑心国师……”太后沉思片刻,略一点头,“不无道理。”
  “木炎的卜算之术天下闻名,但这婚姻大事还是谨慎些的好。”
  “难怪你连夜传信进宫说这八字之事,山石的传书刚到你就进宫了,可见我当初将和儿托付给你是再正确不过的,你是疼他。”萧彤锦忍不住拉住顾贤的手略用力握了握,一时感慨。
  “木炎说付东楼与和儿是天作之合(tiān zuò zhī hé)【合:配合。好象是给予安排,很完美地配合到一起。祝人婚姻美满的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但山石的来信中并未提到此节,道长的话……我有些看不懂。”
  顾贤犹疑片刻接过萧彤锦递过来的白绢,展开一看,只有十六个字:福兮祸兮,时耶势耶,魂兮梦兮,是耶非耶。◎本◎作◎品◎由◎ 浩扬城 ◎收◎集◎整◎理◎
  “你于卜算一途亦有涉猎,不知可能参详出一二?”萧彤锦见顾贤面色凝重,心中一紧。
  顾贤低首一笑,拍了拍萧彤锦的肩安慰道:“也许真就是天作之合(tiān zuò zhī hé)【合:配合。好象是给予安排,很完美地配合到一起。祝人婚姻美满的话。】。”
  “亲爱的,你听说了吗?付东楼出车祸了!”
  “付东楼?谁呀?”
  “你连付东楼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自己是N大的?”
  “你说的是那个文学院的硕士工程学院的博士兼考古文博院的老教授们挖空心思(wā kōng xīn sī)【比喻想尽一切办法。】想挖过来的那个天才?”
  “除了他还有哪个付东楼呢,那可是学霸中的学霸,学霸里的战斗机。”
  “我还听说他是个混血儿?”
  “可不是,他眼睛是蓝色的呢,我学姐说付东楼长得可帅了,被他看一眼能回味大半年呢。而且人家可是学霸家族,他爷爷和外祖父的名字说出来吓死你,都是学界扛鼎的人物,据说在他们家,没一两个博士学位都没脸说自己姓付。”
  “长得帅,学习好,家世出众,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占了,要不说他出车祸呢,水满则溢月满则亏(yuè mǎn zé kuī)【月圆则缺。比喻事物发展到极点则开始衰退。】啊,这么比起来,刁丝还是有刁丝的优势啊,起码健康平安。”
  “你怎么说话呢,听着就没出息,非要比你强的都死光了你猜开心是吧。”
  “哎,哪能啊,我就是随口一说。话说付东楼死了?这么严重啊,你说出车祸我以为住院几天就能好的。”
  “我也不清楚,我是来自习的上听说的,说是还在医院抢救呢,咱们学校大大小小的领导都去了。据说他是从家里来实验室的上出事的,身上还带着刚刚调配出来的苏麻离青的配方和样品,也不知道那群领导们到底是冲着人去的,还是冲着人家的研究去的,毕竟是失传已久的青花瓷制作染料,那可值好多钱呢。”
  “这就是天才的悲哀,要我说还是好啊。”
  卷成卷的书本在说的正起劲的小情侣面前敲了敲,对面带着酒瓶底儿眼睛的男生从厚厚的书摞中抬起头,怪调地道:“这里是自习室,你们要聊天外面去,太吵了。”
  虽是自己,可被这么个其貌不扬(qí mào bù yáng)【不扬:不好看。形容人容貌难看。】的男生数落一通很是让女生尴尬。她轻哼一声,拉起自己的男朋友就走,边走边跟男朋友小声嘀咕:“瞧他那样子,头发油腻腻衬衫发黄,真是恶心,也不注意个人卫生,我猜他肯定找不到女朋友。我看这样的人再怎么念都是书呆子,要说真学霸,还要是付学长那样的,可惜了……”
  “是是是,别理那个书呆子。”男生想顺着女朋友的话说,可这心里还是小小泛酸,“咱能不能不提付东楼了,他就是个该在神坛上供着的人,咱对他真是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可你没事总提他我也不好受啊。”
  “这不就是说闲话嘛,找对象是过日子的又不是供着的,这点我还是分得清的。”女生瞧瞧四周没人,飞快地踮起脚尖在男朋友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男生立时眉开眼笑(méi kāi yǎn xiào)【眉头舒展,眼含笑意。形容高兴愉快的样子。】。
  “我跟你说啊……”女生放低了声音和男生咬耳朵道,“我听说付东楼是个gay,人家根本不喜欢女生,这下你放心了吧,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上他的。”
  还沉浸在女友献吻中没回过劲儿的男生傻傻笑着连连应道:“放心放心,我就知道你嘴上再怎么说,心里还是有我的……”
  此时此刻,医院里监测付东楼心跳的仪器发出尖锐的长音,ICU病房的空气顿时胶着起来……
  ☆、第一章
  说付东楼在一面落地的穿衣镜前站着。铜镜中的影子模模糊糊的,看得十分不真切,但依旧能映出一位翩翩少年(piān piān shào nián)【指举止洒脱的青年男子。】修长优雅的轮廓。洁白修长的手指沿着镜中的影像描摹着,除了指甲划过铜镜发出的细微声响,屋子里再没别的声音。
  自己被车撞飞的情景历历在目(lì lì zài mù)【指远方的景物看得清清楚楚,或过去的事情清清楚楚地重现在眼前。】,付东楼想不明白为何再一睁眼自己却出现在这样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里来了。以前没少想着要是能穿越回古代该多好,现在事情真的发生了却又觉得难以接受。
  这算什么??夺舍?还是其他什么的……也不知道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们会是什么反应……
  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定了定神,付东楼打量起这间屋子的陈设。屋子里并无高背座椅板凳一类的高脚坐具,陈列的坐榻床榻做工十分精美,只看那张紫檀木的雕花千工床放到现代便是国宝级的文物。这屋子里的家具摆设俱是精品,只是织物用的皆是粉红橘黄一类的颜色,香炉里的味道更是甜腻,怎么看都更像是女子的闺房。
  付东楼在镜台前坐了,冷冷一笑。因着自己喜欢男人长相又俊秀,以前总有人拿他当女孩子。并不是说性别歧视,可一个大男人被这么比久了没有不厌烦的。这间屋子的布置算是戳了付东楼的肺管子了。
  只看陈设大概能断定自己所在的朝代应该是南北朝至唐代,具体的倒也看不出,付东楼心底没着没落的有些发慌。甜腻的熏香愈发呛人,付东楼只觉得脑仁儿疼,往床榻上一靠不雅词汇忍不住冒了出来:“卧槽,这到底是哪朝哪代啊?!”
  “按我朝的年号说,今年是大楚承天七年。若是说江对岸的燕国……”房门骤然打开,一位身材颀长的俊朗男子说着话走了进来,“付相,对岸是什么年号来着?”
  “回王太卿殿下,是元化。”紧跟在男子身后的付泽凯躬身答道。
  “你是……?”正自说自话呢突然有人接茬还真把付东楼吓了一跳,他半撑起身子打量着来人,当先的那个男人当真是俊朗无双。剑眉星目朱唇凤眼,一身菖蒲色配象牙白的袍子衬得人愈发儒雅清贵,真真当得“芝兰玉树(zhī lán yù shù)【比喻有出息的子弟。】”四个字。
  “小子,还不快来见过王太卿殿下。”见付东楼眼神怔忡,付泽凯眉头一皱肝火大起,碍着顾贤在不好大声,心下却暗道这外室生养的孩子果然是上不得台盘,连家中那几个侍妾所出的早夭庶子都比他强些,也不知道顾贤是从哪打听到他的,居然进宫去求了赐婚让他做瑞王卿,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huá tiān xià zhī dà jī)【强调事情非常滑稽可笑(带意味)。】。
  付泽凯偷瞄着顾贤的背影心下盘算:安国瑞王柏钧和要娶付东楼做瑞王卿,自己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抑或是……瑞王府另有旁的算计?
  顾贤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温和地摆了摆手笑道:“无妨,孤知道你家这孩子不常出门,怕是有些怕生,你别再吓到他了。”
  顾贤说着径自走到屋中的主位上随意坐了,一腿屈起半个身子倚着凭几,那身姿是说不出的雅致飘逸。见付东楼狐疑地盯着自己看不禁失笑,顾贤对付泽凯道:“先去忙吧,孤单独和这孩子说说话。”
  付泽凯看了顾贤的坐姿嘴角直抽,恼恨顾贤把相府当成自己王府如此随便,却又不敢当面,谁叫顾贤身份太过尊贵呢。他在太后面前都这样,自家区区一个国公爵位的中书令能奈何?
  “殿下,这孩子从小养在外面疏于,没规没矩的……”
  “好啦,孤于这些虚礼上没这么多计较,你下去吧。”不理会付泽凯的指桑骂槐(zhǐ sāng mà huái)【指着桑树骂槐树。比喻表面上骂这个人,实际上是骂那个人。】,顾贤挥挥手赶人。
  付泽凯犹豫了一下,正要再说些什么,一抬眼正对上王太卿似笑非笑(sì xiào fēi xiào)【〖解释〗像笑又不笑。】的眼神,身上一冷随即躬身一礼道:“那臣就不打扰王太卿了,臣家中新得了几两阳羡茶,这就叫人……”
  “不必,孤什么好茶没喝过。”
  “殿下,自古婚姻大事凭的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méi shuò zhī yán)【〖解释〗媒妁:说合婚姻的人。媒人的介绍。】,殿下既是来寻东楼说婚事的,臣身为人父岂能不在场,否则传出去说我相府不懂规矩由着孩子自行婚嫁,于王府的名声也……”
  “付相的意思是,孤想与孤的儿媳妇单独叙话是不能了?”顾贤眉梢一挑,不等付泽凯把话说完便沉了声音道,“赐婚旨意已下,付东楼便是我瑞王府的人了,不过是碍着还未行礼在你家暂住段时日罢了。你多年来对这孩子不闻不问(bù wén bù wèn)【闻:听。不听也不问。形容对事情不关心,不过问】的,现在想起来当便宜爹了,当真是好大的脸!”
  付泽凯位极人臣(wèi jí rén chén)【君主时代指大臣中地位最高的人。】,鲜有被人如此劈头盖脸(pī tóu gài liǎn)【正对着头和脸盖下来。形容(打击、冲击、等)来势很猛。】的时候,一张老脸红得都要滴血了,顾贤却没打算放过他。
  “孤也并非不拿你当亲家,你只需好好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ttps://wap.2s.tv

GMT+8, 2022-10-2 03:59 , Processed in 0.087531 second(s), 21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
最美容和最毁容的饮食搭配! 专家讲解处暑如何除秋乏防秋燥 通过真正爱爱达高潮怎么那么难! 在日常生活中怎样提高女人的性欲呢? 专家告诉你男性延时用什么好呢 不射精是哪些原因造成的 性爱过度,女性也要警惕 男人打飞机需要舒适的环境 隋唐九大著名“绿帽”(乱伦风盛) 阴唇按摩,手指给她的性高潮 性心理障碍:车上性爱后我后悔了 结婚后如何“套牢”男人心 男人四十警惕九大问题 人工授精为你传宗接代 一夜情之女性心理分析 三大千古经典性爱姿势 最实用的性爱基本功有哪些? 健康饮食可提高男性生育能力 四步性爱技巧将伴侣的欲望激起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一夜情
http://changzhi.w91.cn/thread-5220-1-1.html
http://chizhou.aizse.com/thread-30098-1-1.html
http://benxi.w91.cn/thread-5220-1-1.html
http://anyang.aizse.com/thread-32212-1-1.html
http://chizhou.aizse.com/thread-30098-1-1.html
thread-38352-1-1.html
thread-14302-1-1.html
thread-18887-1-1.html
thread-16841-1-1.html
thread-5860-1-1.html
thread-38383-1-1.html
thread-32212-1-1.html
thread-5220-1-1.html
thread-16681-1-1.html
thread-30098-1-1.html